魏贤
2019-05-15 05:10:00

  中新网10月8日电 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报道,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预计在10月10日重审白人学生指控奥斯汀德州大学歧视白人案,使得“平权措施”(Affirmative Action)争议再度浮上台面,亚裔和华裔教育界都在关注最新发展。究竟大学是否应该以学生的种族背景作为入学考虑,不仅亚裔团体意见分歧,也有人预料可能影响总统大选选情。

  白人女学生费雪(Abigail Fisher)2008年控告奥斯汀德州大学,原因是她是白人而没有录取她。最高法院在2月同意审理此案。

  平权法案是上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的产物,让非裔等少数族裔在就业和求学享有优惠待遇。运用在大学入学上,就是允许大学在招生时可以考虑校园多元化,而将学生种族背景作为评估标准之一。

  最高法院在2003年就Grutter v. Bollinger一案裁定公立大学可以采用平权措施,但争议却没有随之平息,赞同和反对的意见始终僵持不下,就连亚裔小区也意见分歧。

  超过100个亚裔维权团体就费雪此案联名呼吁最高法院支持平权措施,认为该措施有利于保障亚裔学生平等进入大学的权利。这些组织认为,许多弱势族群在追求高等教育方面仍有困难,始终与白人无法平起平坐。亚美法律援助处执行主任冯美琪(Margaret Fung)表示,许多亚裔是经济和社会的弱势,平权措施显然有助缓解这些在受公平教育过程中处于弱势的压力。

  一般说来,平权措施受惠最多的学生大多是非洲裔和西裔学生,亚裔学生是否受惠则见仁见智。亚裔维权组织“80-20政治促进会”反对平权措施,创办人吴仙标直言,“平权措施是歧视亚裔的措施”。

  2009年一项研究报告显示,如果竞争同一所学校,亚裔学生的SAT成绩必须达到1550,白人需要1410,非裔需要1100分才能被录取。吴仙标说,“换句话说,我们亚裔要让非裔450分,要让白人140分,这哪里公平!”

  吴仙标指出,大学采取平权措施也许让校园多元化,但学术水平并不一定会提升,因为很多大学教授反映非裔和西裔学生基础不够扎实,进大学后念得很吃力,尤其主修理工的学生纷纷转系甚至转学,“让程度不够的人进大学真的符合平权精神吗?”(赖至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