屈聃
2019-05-15 09:04:00

  在南非居住着约30万华人华侨,其中不少是白手起家、自食其力的华商。他们的事业和生活,已经和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紧密地结为一体。今年以来,在南非经济放缓,通胀加剧,国民消费意愿不足的情况下,华商群体的生活经历了什么改变?他们又如何看待南非未来的发展前景?

  王先彪来自福建宁德,30多岁的他在南非已经打拼了十个年头。五年前,依靠多年的积蓄,他在南非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北郊的一处繁华地段开了家中餐馆。他和妻子谢惠清,既做掌柜,又当大厨,还专门雇了个厨师做日本料理。除了点餐,餐馆还送外卖。当地白人青睐中餐,回头客不少,餐馆生意挺红火。

  不过,今年以来,餐馆的生意明显冷清了。周末客流高峰时的营业额,比常年减少了上千元兰特(1美元约合8.2兰特)。这让谢惠清有些郁闷,“今年的周末比往年(相比),客流不大冲(客源少了)。相比之下,顾客(下单的)量点得少了。以前,一家两、三口人,点些寿司再加上中餐,会消费几百兰特,而现在,经常是两个人吃一份的情况。”

  王先彪告诉记者,他圈内的朋友都觉得,今年的生意不好做,“今年的生意是不好做。在我这一行里,包括做餐饮、服装业的中国人,都是这种感觉。原因是白人没钱。这边的中国人,90%的生意都是做给当地人的。”

  王先彪夫妇真实地感受到了南非经济散发的阵阵“寒意”――南非人消费支出减少,折射出国家宏观经济的不景气。

  两年前世界杯的举办,极大提振了南非的经济发展,令各个行业普遍受益。很大程度上,这种利好抵消了当时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。但是好景不长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随着欧债危机的持续发酵,世界主要经济体增速放缓,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加剧,以出口导向型为特征的南非经济终于不再能够“幸免”。出口的疲弱加之外来投资的减少,令南非经济增长明显乏力,以致于南非今年初将全年经济增长率由3.1%下调到2.7%。不少经济学家预测,未来数年,南非经济都将维持低增长,甚至有可能陷入“滞涨”周期。眼下,南非铂金矿相继发生大罢工,无疑给南非经济所面临的困境火上浇油。

  随着经济预期下滑的,还有南非人的消费意愿。据南非第一国民银行和经济研究所的联合调查,南非消费者信心指数从今年一季度的5跌到二季度的负3,而在过去20年间,这一指数的平均值为2.3。出于对经济前景的忧虑,人们收紧了“钱袋子”,不愿轻易消费。

  在南非经济萎缩的大气候下,在南非谋生的华人、华商,不论是做小生意的,还是干大买卖的,都感到生意的冷淡。与王先彪夫妇有同感的,还有在当地经商20年之久的“老南非”姒海,“我觉得,南非经济总体上是放缓了。我做连锁店,我们的订单不旺,而且,预期不好。我们做家具生意的,每年10月到11月是应该是最忙的,现在不是很忙。”

  姒海是“南非上海家具进出口公司”的老总,他的公司主要向南非大型家居连锁超市供货。他还担任着南部非洲上海工商联谊总会会长,是南非当地知名的侨领。他开玩笑说,由于生意普遍不佳,华人社团聚会的次数都少了很多。

  目前,南非经济面临这样一个困局:一方面是经济增长疲弱,另一方面则是通胀高企,物价全线上涨。根据南非央行公布的数据,今年8月份,该国消费者物价指数(CPI)为5%,尽管与今年第一季度到达6%的警戒值相比已有所回落,但仍处于较高水平。

  没有谁比经营餐馆的王先彪对物价的变化更加敏感了。所有东西都涨价,让他感觉有些吃不消。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“南非的东西涨价厉害,牛肉、鸡肉、青菜、白糖,油什么的,都在涨价。去年,牛肉一公斤30几块兰特,现在一公斤要50块。水电费涨得特别厉害,这半年,涨了两次价。去年,每月水电费还是1200兰特左右,可上个月,我就交了3000多兰特。”

  以王先彪的餐馆来说,每月租金算上水电费,就接近3万兰特。随着采购成本上涨,雇工工资增加,每月至少要有8到9万兰特的营业额才能维持餐馆的运转。不断增加的经营成本,压缩掉了餐馆的利润空间,可如果提价一多,又会影响到生意。对于生意的前景,谢惠清显得有些迷惘,“能够维持下去的话,赚一点利润,就慢慢维持着。如果实在支撑不下去,只能关门了。”(任杰)